第七届书香燕京——读《红楼》 品诗词

读《红楼》 品诗词

连日阴雨,我打着雨伞,送好友到北京南站。他要坐着高铁列车去天津,不日要南下到福建莆田读高中。我们是初中如影相随的好友,高中却要相隔千里。

他检票入闸,一想到再见不知何时,我忍不住心里一酸,本想目送他直至我看不到,却又没有那份勇气直面别离。车站外,雨打风吹,我心里跳出两句诗:寒雨连江夜入吴,平明送客楚山孤。

《唐诗三百首》我从小读到大,然而能对其意境品读一二的,不过是这一两年的事情。《宋词三百首》更是如此,“少年不知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说的就是我们曾经略显“矫情”的心境吧。眼下,随着年龄的增长,很多读过、背诵过、甚至曾经被我咒骂过的文字却有如韵律一般,在合适的场景、心境下就会跳脱而出。这就是我国传统文化的魅力吧。

中考之后,我终于有时间能静下心来读几本书。四大名著自然是必看的。《水浒传》、《西游记》、《三国演义》很快读完了。《红楼梦》却在我手里耽搁了太久——不是看不懂,而是每每读到精妙之处,免不了击节叹赏。十分敬佩曹雪芹先生卓越才华,在篷牗茅檐、绳床瓦灶的居住环境中,以深邃的洞察力,缜密的文心编织出云霞满纸的红楼绮梦。

文学来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这个浅显的道理谁都懂。但曹雪芹披阅十载,增删五次,耗尽心血的巨作,除了深厚的文学功底,布局上草蛇灰线,伏脉千里。人物对话,穿着打扮,房间摆设,及随身挂件,处处蕴涵、暗示着人物遭遇及命运归宿。曹公的文学笔法自然已是登峰造极,但更让我惊叹的是巨著中的诗词,说它们是“字字珠玑”真的不为过。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对于《红楼梦》这么精准的提炼,只有曹公自己能做到吧;

“假到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雪芹笔下的《红楼梦》不仅是文学巨著,还处处闪耀着哲学的光辉;

“空对着 山中高士晶莹雪,终不忘 世外仙姝寂寞林”。这一份执念,是中国的罗密欧与朱丽叶吗……

看到第四十八回《滥情人情误思游艺 慕雅女雅集苦吟诗》,香菱向林黛玉讨教如何作诗。林黛玉的讲解四两拨千斤:“不过是起承转合。当中承转,是两副对子;平声的对仄声;虚的对实的,实得对虚的。若是果有了奇句,连平仄虚实不对都使得的。”看到这里,不仅香菱茅塞顿开,连我也是醍醐灌顶。仔细想来,唐诗宋词还真的就是这样,形式简单,但语言精妙,说出来就像一层窗户纸,一捅就破,可品味其中,却又觉得百转千回,个中之深奥不可言表。

香菱说,“诗的好处,有口里说不出来的意思,想去却是必真的;又似乎无理的,想去竟是有理有情的。”这不就是“人人心中有,个个笔下无”的意境吗!

《全唐诗》历经近百年,经胡震亨、钱谦益、季振宜三人心血,最后在清康熙年间责成曹寅编纂完成。曹雪芹亲书的《红楼梦》篇篇雅韵,句句成章,书中诗句多有唐诗宋词的品格风范。这其中,是有奇缘的吧?

咏白海棠。唐人郑谷做“秾丽最宜新著雨,娇饶全在欲开时。莫愁粉黛临窗懒,梁广丹青点笔迟。”《红楼梦》里宝钗就写“胭脂洗出秋阶影,冰雪招来露砌魂。淡极始知花更艳,愁多焉得玉无痕?”
咏菊花。林黛玉问“孤标傲世偕谁隐?一样花开为底迟?”元稹说“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
咏柳絮。薛涛说“他家本是无情物,一向南飞又北飞”。薛宝琴却写:“江南江北一般同,偏是离人恨重。”
白居易写《长恨歌》“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贾宝玉在《姽婳词》里感慨:“我为四娘长叹息,歌成余意尚彷徨!”
人人都说《唐诗三百首》篇篇佳句,在我看来,《红楼梦》中的诗句又何尝不是?大观园中的少女们锦心绣口,曹公雪芹对笔下的女儿宠爱万千,不仅让她们一个个天姿国色,还独具蕙质兰心,借这些美少女之笔,写下了一首首佳作。
小时候背诗,是从“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启蒙的。上幼儿园,老师教的第一首诗便是“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这些都是诗吗?在孩子眼中,这就是儿歌啊。可就是这样的儿歌,在中华大地上流传千年,经久不衰。你说诗词是高雅艺术,《诗经》里收录的可大多是民间传唱的“小曲儿”呢。“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吟唱它的可能是文人雅士,也可能是贩夫走卒。就像是后来的“花儿”、“信天游”,即使是牧羊的汉子用嘶哑的嗓音在黄土高坡上吼出来,听的人也会有天籁般的感受吧。
我一度以为,唐诗也好、宋词也罢,就是那个时代特有的流行艺术。她是通俗的、民间的,但又是高雅的、文艺的。白居易每写一首诗,必与家中老妪读之。老百姓听得懂,方能流传广。南宋时传说,有井水处必有柳词。“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三秋桂子、十里荷花”这样的佳句流传之广,对于那个时代而言,不下于李叔同的“长亭下、古道边,芳草碧连天”;也不下于当下的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吧……
 看到《唐诗三百首》、《宋词三百首》、《中国诗词大会》等等书目登上了“中小学生必读书目”,我不禁会心一笑。到了高中,我们难免会被问及“学文还是学理?高考还是出国?”这样的问题。无论学什么,去哪里,骨子里我都是中国人;我文化的根在这片土地上。中国的传统文化我见或不见,她都在那里,早已融进了我的血液,抹不去、改不掉。
 今夜雨还在下,和那日送别的天气一模一样。秋风起、树叶黄,故友已经回到温暖的南方,在朋友圈里诉说着对亲友的思念。我在他的朋友圈里留言: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北京市第十九中学 高一1班  沈可遇
指导教师   窦爽

阅读书目:《论语》、《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红楼梦》

【简评】

本文思路清晰,语言精彩,兼具炽热的情怀和深入的认识。

首先,字里行间流露出对古诗词、对传统文化、对祖国语言深沉的热爱。信守拈来,随意挥洒,字里行间充满了诗意。文字中激荡的情怀让人感动!其次,作者对传统文化的热爱表达的细腻独到从自己日常生活的切身感触说起,娓娓道来,由浅入深,引人思考。可见小作者在文字表达方面的功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