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元之师|杨玉梅: 陪伴学生长大的“杨妈”

 

杨玉梅2.jpg

 

教育感悟:
于我而言,教育不是牺牲,而是享受;
教育不是重复,而是创造;
教育不仅是谋生的手段,而是丰富精彩的生活本身!

    从教29年,如今已到知天命之年的北京市第十九中学教师杨玉梅,却始终坚守在初中班主任的岗位上。在她看来,与学生相处永远没有所谓的“代沟”,因为她是他们的“杨妈”,作为妈妈陪伴孩子长大是天职也是荣耀。

    “共享妈妈”:无微不至关注学生

    “在班里,我像妈一样唠叨。” 杨老师玩笑道。大到班级制度的建设,小到学生码放水瓶,她总是细致入微地关注到学生日常生活的点滴。在她口中,学生是“儿子”、是“闺女”,在学生们口中她也是他们的“共享妈妈”,扮演着他们在学校的“守护神”。

    已经在十九中任教10年的杨老师,带了3轮初中学生。从刚入学时,学生脸上的青涩、稚嫩,到毕业时,他们的沉稳、有序,杨老师参与了他们的每次变化,也是她的细微之举托起了学生的成长。从学生初次踏入十九中的校门起,杨老师就给他们立下了“入门规矩”——眼里有老师,心里有家长。在此后的班级管理中,杨老师也“依法治班”,只是参与“立法”的不是老师,而是学生自己。“每节班会课上,我都会针对班级管理中的一项问题向学生征求意见,让他们各抒己见在黑板上写下自己的策略,最后‘合并同类项’出台班规。”这样的群策群力,不仅让学生在班级管理中有了参与感,更让他们对班规的制定心服口服,在日后的执行中更加顺畅。

    全班共治会有时,但个别突破也常见。在杨老师今年送走的初三毕业生中,就有一位至今仍是杨老师“盯梢”的重点。9月的某天晚上,杨老师和高一年级的一位学生家长在校门口聊到7点多,直到这名学生结束训练走出校门。杨老师从他的手中接过了手机,并约定国庆假期前将手机再归还给他。这样的手机“交接”已经持续了1年有余。“最初是初三时,家长实在无奈,只好求助我帮他们管理孩子的手机。”杨老师说,于是,她便有了新的头衔——手机寄存员。在中考那一年,除了大年三十儿把手机物归原主外,直到中考结束,杨老师都一直负责“照看”他的手机,最终他平稳度过中考,升入本校高中部。这一习惯至今仍旧未改。“他依旧会和我约定寄存手机的时间,到了这一天他会很自觉地把手机交到我的手上。”对于其他学生的手机管理,杨老师也采取“暗中观察”的方式。“在校时不许带手机,回家后也要适时适度地使用手机。”杨老师笑言,放学后,一些学生在本该完成作业的时间却在刷朋友圈,她就会默默“点赞”,以这种方式提醒学生放下手机。

    教学模范生:向青年教师不耻下问

    在成为班主任之前,杨老师首先是一名数学老师。虽然从教29年,已经对教学驾轻就熟的她,却依旧不敢掉以轻心。“时移世易”是这几年数学教学的现状,杨老师像一名模范生,不断要求自己在学科专业上的精进,向业内专家、青年教师不耻下问。

    在带班的繁杂工作之余,杨老师总愿意抽更多时间用来备课、琢磨书本。多年从教经验,让杨老师本可以只用一下午时间便备出一周的课,但她却以学科核心素养自我要求,将培养学生数学学科思维、自主解决问题的能力作为课堂教学的“养成教育”。“在课堂上我舍得‘浪费’时间让学生自己思考。”于是,让学生经历寻找解决数学问题方法的思考过程、用自己的话陈述自己的观点便成了杨老师的课堂常态。为了让自己的教学思维常年轻,杨老师多年来一直保持着一个习惯。“每年5月,我都会把各区的一、二模试卷做一遍,从里面找到一些新的命题思路和方向,传达给我的学生们。”正是这样的不骄不躁,才能让杨老师近30年的教龄永远迸发活力,才能让她与学生之间超越年龄“零代沟”。

  •      教师名片

    杨玉梅, 1969年生,本科毕业,中学高级教师,海淀区数学骨干教师,校级骨干教师、2018年海淀区“优秀班主任”获奖者。现为十九中初一学部数学教师,兼初中班主任。

 撰文/刘佳 供图/杨玉梅 编发/吴宽宇 刘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