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到头条

为这事儿,海淀区46所中小学今天都聚到了十九中



    十一长假前的最后一天,海淀区46所中小学的相关干部都走进了十九中的校门,共同探究中小学生养成教育的实施路径,分享成功经验。作为东道主,我校特别分享了“中学生手机媒介自律行为养成教育探索”的心得,为即将到来的十一长假定下了“学习型”的调子。


图1.JPG

变“禁”为“导”

“手机重症患者”的福音


    微信、抖音、王者荣耀,QQ、吃鸡、剁手淘宝……如今,各类用户体验至上的手机app不仅极大地便利了我们的生活,更让我们变成清一色的“低头族”——不是在刷手机,就是在刷手机的路上。即便是在学校这一象牙塔中,学生们也未能幸免于手机的诱惑。正是在这样的矛盾之中,2015年,我校走上探索手机依赖的原因以及治理办法之路,开始了一场与手机间的较量。时至今日,3年已过,该课题研究略见成效。在今天的分享会上,课题参与教师为全区46所中小学进行了倾囊讲解。

图片2.jpg

    2015年,在班主任吕晶老师的发起下,学校心理组教师以《手机依赖的现状、成因及团体心理辅导》为题,打响了手机之战的第一枪。2016年,学校更是从校级层面颁布了《学生在校使用手机管理办法》,其中不仅对学生使用手机的范围、时间等作出详实的规定,更对学生的违规情况以及惩戒办法清晰公示。有了校级指导性意见,具体落实还是要回归年级、班级和学生。于是,原初一年级及其中一班学生作为首批项目试验对象,参与研究。

“手机瘾”药方一:签订“三方协议”


    作为原初一年级组长,李继琼老师汇报了该年级学生使用手机由他律到自律的蜕变过程。首先,她面向全年级500余名学生开展问卷调查,了解学生每天使用手机的频率、时长和用途等。然后,探究学生使用手机的原因。在这当中,李老师发现,未能积极参加班校级活动、家庭关注不足、交际面积窄等成为学生手机依赖的主要原因。对此,李老师针对个别“手机成瘾”的学生进行访谈等细致调查工作。结合几次摸底,李老师号召各班在开学初制定学期班会计划,丰富班级活动。

    同时,以班级为单位开展“学生手机使用从他律到自律”的专项治理工作。(以下内容涉及剧透,干货指数:★★★★★)

    ①制定班级手机使用公约,实施民主监督,学生、家长、班主任签订手机使用“三方协议”;

    ②各班配齐一个手机收纳盒,盒上分别贴上带手机的学生名单;

    ③新学期前2周班主任协助,2周后让带手机的同学轮流负责。


“手机瘾”药方二:制定生涯目标


    作为项目实验班,原初一班主任朱元海老师针对“手机使用对学生成绩的影响”进行了深度探究。首先,他面向学生发起问卷调查,统计学生平日及双休日使用手机的时间。然后,将学生的学习成绩与手机使用时间进行比对,他发现,日常使用手机低于2小时的学生学习成绩均为前50%。“这表明,手机使用的时间与学生学习成绩成负相关的关系。”朱老师说。此外,他还统计了学生日常使用手机时间与期望使用手机时间的情况,结果表明,全班约74.2%的学生希望自己使用手机的时间能少于实际使用的时间。“学生们希望得到约束,但是自我约束能力不够。”对此,朱老师从生涯规划入手,让学生以“诗和远方”为目标,自我规划实施路径和日程安排。“即便是假期,我也要求学生们将作息时间、周期复习计划等详细规划,越具体越好。”

“手机瘾”药方三:​完善生活计划表


    原初一年级心理辅导教师宫贺也在今天的分享会上,从心理学角度给出了行之有效的“戒瘾”办法。

    “以生活计划表促进学生自主自律。”宫老师介绍,这种方式让学生将自己近期、远期的目标以思维导图的方式列出,同时制定不同分任务单,将目标“可视化”“具象化”。

    在治理手机使用的“组合拳”下,我校学生已经初步形成了“人机”和谐共处的生态。

业内专家为手机治理点赞

    

    今天,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德育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谢春风,北京海淀区教育科学研究院院长吴颍惠,北京师范大学教育技术学院副教授马秀麟等业内专家分别到场助阵,并为学校工作点赞。

    谢春风主任表示,以手机使用为切入点开展养成教育是有意之举。在汇报过程中,老师从校级、年级、班级3个维度的做法分别介绍,“十分实在。”对于以手机为杠杆撬动学生能力这一举措,他表示赞赏。

    此外,清华大学附属中学副校长白雪峰也对学生自我教育研究做出了详细汇报。


33.jpg


撰文:刘佳 摄影:盛蒙蒙 网络 编发:吴宽宇 刘佳


〡〡〡〡〡〡〡〡〡〡〡〡〡〡〡〡〡〡〡〡〡〡〡〡〡〡〡〡〡〡〡〡〡